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论文 >> 文章正文
被告人孟某某涉嫌拐卖妇女罪一案辩护词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徐悦律师  来源:本网站  阅读:

被告人孟某某涉嫌拐卖妇女罪一案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受被告人孟某某的委托,江苏擎天柱律师事务所指派我担任其涉嫌拐卖妇女罪案的一审辩护人。通过庭前研阅案卷材料,并对法庭调查与辩护中控辩双方主要观点的分析研究,辩护人现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一、公诉人指控被告人孟某某伙同他人以出卖为目的拐卖妇女的证人证言存在严重矛盾不具有基本的逻辑性与合理性,并且违反先前判决结果所指向的事实,该指控罪名不能成立,人民法院不应以拐卖妇女罪判决被告人孟某某。

首先,证人(同案犯)孟某西的供述并不稳定,其前后供述中关于同案犯的描述与交易方式存在很大差异,在妇女买卖价格与交接地点上与证人(同案犯)瞿某某供述存在重大的矛盾。如果瞿某某供述的事前与被告人孟某某说好将小姑娘弄到江都大桥,由孟某西到江都大桥来接,并答应事成之后给瞿某某一万元好处费(与孟某西买卖妇女价格有明显的区别),那么在孟某西既不同意给一万元,又要瞿某某送到远在浙江永康的情况下,要么是瞿某某打电话给被告人孟某某讨要说法(或回江都后向孟某某要一万元好处费),而不是直接同意增加运送成本并降低价格。要么孟某西打电话对孟某某擅自作主进行责问,否则瞿某某的口供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但整个交易价格及交接地点都是两个所谓的证人在电话里直接达成并实施,与被告人孟某某亳不相干。

如果孟某某是拐卖妇女案中与瞿某某合谋的主犯或承诺将人带至江都大桥后给瞿某某一万元,那么瞿某某还有必要跟孟某西谈价格与交接地点吗?瞿某某与孟某西谈收买价格与交接地点的事实恰恰说明瞿某某所谓的被告人孟某某答应一万元好处费与交接地点根本不能成立,瞿某某的证言无法自圆其说!

在拐卖交易过程中,我们看不到任何被告人孟某某指使瞿某某拐卖妇女或与其进行合谋的逻辑性与合理性,公诉人以瞿某某与孟某西相互矛盾不具有任何逻辑性与合理性的证言(供述),指控被告人构成孟某某拐卖妇女罪,显然属于一厢情愿的主观臆断,无法排除证言自身及证言之间的根本矛盾。

其次,从先前(2010)江刑初字第0158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孟某西收买被拐卖妇女罪的结果可以看出,孟某西虽然供述事前通过孟某某知道瞿某某以强抢方式拐卖妇女而通谋收买,但该判决仍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罪而不是拐卖妇女罪判决,显然没有认定收买人孟某西与拐卖人孟某某事前通谋的事实。所以,如果认定被告人孟某某与瞿某某事前合谋拐卖妇女,实际上也就等于认定孟某西与准备拐卖妇女的孟某某在进行事前通谋,根据《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第18条之规定,应当以拐卖妇女罪而不是以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罪判处孟某西。据此,在没有新的证据,特别是在没有孟某某供述甚至与供述通谋相反的情况下,同一法院认定瞿某某与孟某某合谋拐卖妇女,实际上也就等于认定孟某某与收买人孟某西事前合谋的事实,这无疑违反贵院先前判决已经作出的事实认定,在先前判决没有推翻的情况下,作出这样的判决存在法律上无法逾越的障碍。

事实上,就孟某西打电话给被告人孟某某找小姐,孟某某获知瞿某某手上有小姐后,把孟某西的电话介绍给瞿某某,瞿某某与孟某西电话联系并直接商谈并进行交接、收买的过程而言,这才是本案证据指向的客观事实。孟某某只能对这样的行为负责,即对介绍或帮助孟某西收买妇女的行为承担责任,任何超出甚至指控孟某某拐卖妇女的公诉都属于主观上的臆断,在没有确凿证据予以证明的前提下,都不应当得到法律的支持。

实际上,本案多次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公诉人退回补充侦查、延长审查起诉期限,这本身就说明公诉人内心也是认为指控被告人孟某某犯拐卖妇女罪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问题。但令人遗憾的是公诉人在侦查机关没有任何新的实质性证据给予证明的情况下仍强行指控被告人构成拐卖妇女罪,显然是抱着侥幸心理。人民法院对此应当引起重视,而不应偏听偏信,在案件没有达到证据确凿,没有排除疑点与矛盾的情况下,勉强定案显然不够严谨与慎重。

二、被告人孟某某具有以下量刑情节,请求人民法院量刑时依法予以体现。

首先,被告人孟某某具有自首情节。侦查机关开具的发破案经过中已明确注明被告人投案自首,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中也明确认定被告人孟某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如果检察机关仅以被告人孟某某的供述与同案犯的口供不一致,并没有其他证据排除孟某某的供述,并且在贵院(2010)江刑初字第0158号判决书第六页第二节明确不予采纳瞿某某提出系孟某某指使,对被告人孟某西以收买被拐卖妇女定罪,即同案犯的口供存在明显矛盾且并没有被先前判决采信的情况下,否定被告人孟某某的自首,显然损害被告人孟某某的合法权利,不利于犯罪嫌疑人主动投案自首,不利于对同一犯罪事实在不同判决中的认定事实的一致性,不利于体现司法的严肃性。

其次,就被告人孟某某在全案中的地位作用而言,其仅将收买被拐卖妇女的孟某西电话号码介绍给瞿某某,并不知情所谓的拐卖妇女犯罪,也没有任何组织、指挥、控制、决策等行为,更没有提出或参与分赃,所以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孟某某仅应对介绍孟某西收买被拐卖妇女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即在孟某西收买被拐卖妇女犯罪中起辅助作用,应承担从犯的法律责任。

第三,被告人孟某某系偶犯、初犯,相对于那些惯犯、累犯而言,主观恶性显然较轻,事实上侦查机关在取保候审决定书中已认定其不具有社会危害性,取保候审期间也确实没有发生社会危害。

第四,被告人孟某某主要是不懂法所致,其年事已高、身体亦有病,对于这样一个主动投案人员判处较重刑期显然不能体现宽严相济的司法政策,不利于社会的和谐,容易产生新的社会矛盾。

综上,辩护人认为公诉人指控被告人孟某某构成拐卖妇女罪证据不足,证人(同案犯)证言缺乏逻辑性与合理性,证人之间的证言相矛盾,证据的疑点与矛盾不能排除,且与先前判决相矛盾,人民法院依法不应以拐卖妇女罪判决被告人孟某某,而应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罪定罪,并根据《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对上述法定与酌定情节依法给予公正量刑,建议给予三至六个月量刑。

以上辩护意见供法庭评议时参考。

 

            辩护人:徐悦律师

                                                      二O一二年七月六日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浅谈社会抚养费征收难的..
·关于制定扬州市市区房屋..
·新公司法的若干缺陷与补..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
·刑事案件证人证言证据的..
·河南周口检察机关在办理..
·房地产合作开发的性质、..
·原告徐某某诉某某市公安..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