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论文 >> 文章正文
浅析信用卡领用合同格式条款监管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王国昕 徐秀琴 林淑文 刘 健  来源:国家工商总局门户网站  阅读:

   

   本网按:国家在很多公共领域尚未向民资开放或完全开放,包括银行、水、电、石油在内公共消费领域的垄断国有企业,由于缺乏有效或充分的市场竞争,这些垄断国企在与消费者的交易中基本处于绝对或相对优势地位,消费者并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利,这就造成了垄断国企利用自身优势在与消费者的合同中制订了很多霸王条款,对于这些强加于消费者头上的霸王条款,消费者很难说不,从而违背了市场交易的公平原则。

    政府作为市场经济的守护人,对市场交易中的违法违规行为亦具有相应的监管权力,但由于执法能力、执法边界与执法观念的原因,致使政府职能部门维护市场公平原则的职责并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

    在市场交易中,由于缺乏有效或充分的市场竞争导致消费者在交易中处于绝对或相对劣势的情况下,如何最大限度的维护市场交易的公平原则,行政权力的干预尤为重要,而通过规范市场交易中牌优势或垄断地位一方与消费者的合同则是最为可行的行政手段。

    下面这篇文章是从政府行政监管的视角分析对银行信用卡领用合同格式条款行政干预的依据,文章在尊重合同当事人意思自治基础上,指出了提供格式合同一方在制订合同条款的某些法律限制性规定,为行政机关履行行政监管权力维护市场交易公平提供了理论与法律依据。

 

浅析信用卡领用合同格式条款监管

一、信用卡领用合同常见格式条款法律属性辨析

  1.银行是否享有单方变更合同权。

  《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第七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合同。

  银行制定的信用卡领用合同及章程实际上是银行和持卡人之间订立的民事合同条款,银行对其内容修改,收费项目或标准的调整等涉及到持卡人的根本利益,依法必须双方协商一致才能变更。因此,即使银行单方修改了信用卡章程和收费标准等,只能对其修改之后的领卡人产生合同上的约束力,而对修改之前的持卡人不产生约束力,除非双方另行达成变更协议。

  2.银行是否享有单方合同解除权。

  《合同法》第九十三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

  第九十六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

  实际上,作为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协议的当事人,在签订合同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合同中关于银行保留不需说明理由终止甲方使用信用卡、收回或列入止付名单之约定,明显违背公平原则。即便是附有解除条件的合同,根据《合同法》规定,银行也负有送达解除信用卡服务合同的义务,合同自通知到达持卡人时解除。如果持卡人有异议,还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在实践中,银行不需说明理由即收回信用卡的条款,曾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定无效。

  3.银行是否有同行任何账户扣划款项权。

  《商业银行法》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对个人储蓄存款,商业银行有权拒绝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查询、冻结、扣划,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三十三条规定,商业银行应当保证存款本金和利息的支付,不得拖延、拒绝支付存款本金和利息。

  第七十三条规定,商业银行有下列情形之一,对存款人或者其他客户造成财产损害的,应当承担支付迟延履行的利息以及其他民事任: ……(三)非法查询、冻结、扣划个人储蓄存款或者单位存款的。

  目前,法律规定具有扣划公民个人账户款项权利的国家机关仅为人民法院、海关和税务机关,除此之外的(包括发卡行)不具有此项权利。当然,如果持卡人申请信用卡后另行约定银行可以定期扣划持卡人指定账户款项还款的另当别论。如,银行可以扣划持卡人在该银行开立的任意账户款项,显然违反了《商业银行法》规定,侵害了持卡人存款安全及其相关利益,实质上相当于行使了法律赋予人民法院等国家机关的强制扣划款项权。

  4.银行是否享有单方合同解释权。

  《合同法》四十一条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

  银行只是订立合同的一方主体,对合同并无最终解释权利,持卡人也可以按自己的理解解释格式合同。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经营者不得以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或者减轻、免除其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内容的,其内容无效。

  二、规范信用卡领用合同格式条款的建议

  1.加强行政执法。

  开展行政约谈。近年来,行政约谈作为一种新型行政管理方式和柔性行政监管制度得以创立、实施和发展,实践中已运用到消费者权益保护等领域,通常表现为工商机关对辖区行政相对人进行约见谈话,促使其自纠或实施行政处罚的系列行为。在信用卡领用合同格式条款监管中,各级工商机关可以上下同步开展行政约谈,引起行政相对人的重视,提高行政效率。

  加大执法力度。《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工商机关和其他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在各自的职权范围内,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对利用合同危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违法行为,负责监督处理。加强信用卡领用合同格式条款监管,是《合同法》赋予工商部门的法定职责,也是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客观需要。工商部门应充分履行监管职责,严厉打击利用不平等合同格式条款侵害持卡人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

  完善行政备案。在当事人将合同格式条款备案后,根据需要或者持卡人的投诉情况对格式条款进行审查,一旦发现有违公平原则,向合同制定方提出予以修改的意见。如果经营者对有关格式条款在规定期限内拒不修改的,可将该格式条款违法情况向社会公告。

  2.强化消费维权监督。

  引导持卡人增强维权意识。营造良好的消费环境,有赖于每一位持卡人和整个社会的有效监督。因此,持卡人要转变自身观念,增强法律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依法维权。

  发挥消协组织集体维权的作用。单个的持卡人由于信息、财力、时间等方面原因处于较为弱势的地位,往往无法与实力强大的合同制定者抗衡。因此,各级消费者协会要充分发挥自身作用,最大限度地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3.完善制度。

  完善信用卡专项立法。目前已有多部立法中含有规制格式条款的法律条文,但是很多内容现在看来已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笔者认为,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制定专门的规范信用格式条款的法律,建立完备的规制格式条款法律体系。其应包括以下内容:明确格式条款的内涵和外延;明确格式条款的订立方式、内容、效力、免责条款及其解释;规定发卡行及其协会使用的格式条款须经行政机关的许可或者备案;以格式条款相关立法为依据,制定与此相配套的行政法规。

  规范信用卡合同内容。为了保障处于弱势的广大持卡人的利益,有必要借鉴世界各国和地区的立法经验,明确规定保护持卡人知情权和完善信息披露制度方面的内容。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课题组 王国昕 徐秀琴 林淑文 刘 健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浅谈社会抚养费征收难的..
·关于制定扬州市市区房屋..
·新公司法的若干缺陷与补..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
·刑事案件证人证言证据的..
·河南周口检察机关在办理..
·房地产合作开发的性质、..
·原告徐某某诉某某市公安..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