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动态 >> 文章正文
刺死辱母者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王瑞锋 李倩  来源:南方周末  阅读:

  
    博主按:
周六的清晨,和往常一样翻开南方周末,起初看到《刺死辱母者》这一标题,并未有特别的感触,看完整篇文章后,也仅仅是对当下社会现状及司法沉疴的无奈与叹息,但随后的微信朋友圈、微博等自媒体一次接一次的刷屏,及在瞬间所产生的爆发力,让我强烈的感受到民众对这起案件处理结果的不满与愤怒,感受到民众朴实而又强烈的质疑所爆发出来的巨大震撼力。
    本案一审判决最最让民众诟病的,莫过于于欢母子在面对11名“高利贷”长时间恐吓、暴力、侮辱、猥亵及警察到场后的冷漠之情境,实际上已彻底陷于绝境,一审法院看不到处警警察无情的离去对于于欢母子意味着最后一线根救命稻草也将失去,将于欢彻底绝望后拼死一博的反抗认定为对“高利贷们”的故意伤害,而非正当防卫,并判处无期徒刑,已远远超出民众所能容忍的底线。
    我们能够理解民众的常识与司法结论之间存有差距的合理性,但如此颠覆性的判决已远远不能用法律或所谓的法官自由裁量权来掩盖。民众对“高利贷”的憎恨与官方对“高利贷们”违法暴力讨债行径的纵容,或许是此次事件的主要祸源之一。
    当遍地的“高利贷们”一次又一次突破法律规定的民事审判和执行程序,径自以暴力手段挑战欠债人人身、财产权利的极限和法律的底线时,正是本案处警警察们和审理法官们置于欢母子们遭受暴力侵害的处境于不顾,而对“高利贷们”表现出来的高度“容忍与正确处理”,造成了今天全民的“同仇敌忾”,汇聚成了今天的全民公愤!
    毋庸讳言,普通民众推已及人的同理心,已经与执法者、司法者或者说已经与执法理念、司法理念产生了很大程度上的差异,并造成社会的分裂,如若任由这种差异与分裂的发展或蔓延,必将动摇执政根基、降低政权的合法性,而如何弥合这种差异与分裂,则考验着执政者更高层次的政治智慧与执政理念。当然,这还涉及对已经固化利益的调整与重塑。
    希望,民众在本次事件中瞬间所爆发出来的巨大能量能够引起国家高层的关注和重视,并在一系列的依法追责、问责之后,通过严格警察执法职责、强化公民面对违法侵害时的自救或正当防卫权利对社会生态和法律秩序进行再平衡,亦以此为契机推进法治社会的建立和完善。
 
                          刺死辱母者
转自2017年3月23日《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记者 王瑞锋
南方周末实习生 李倩
    多名现场人员证实,民警进入接待室后说“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被告人欲离开但被阻止,摸出了一把刀……
    法院认为,虽然当时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受限,也遭到侮辱,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出警的情况下,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在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之后,杜志浩脱下裤子,掏出下体往苏银霞脸上蹭——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
    匆匆赶来的民警未能阻止这场羞辱。情急之中,22岁的于欢摸出一把水果刀乱刺,致4人受伤。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却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血案发生于2016年4月14日,因暴力催债引起。女企业家苏银霞曾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仍无法还清欠款。
    近4个月后,吴学占因涉黑被聊城警方控制。杜志浩是吴学占涉黑组织成员之一,被刺前涉嫌曾驾车撞死一名14岁女学生并逃逸。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还不清的高利贷
    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大工贸”)职工刘晓兰看到三辆没有车牌的轿车进入工厂,是在2016年4月14日下午4时许。她预感不妙。
    他们一行约十人,拉来了烧烤架、木炭、肉串、零食和啤酒,将烧烤架支在公司办公楼门口,若无其事地烤串饮酒。
    堵门,是这伙人催债的方式之一。此前,他们曾拉来砖头、木柴和大锅,在公司内垒砌炉灶烧水喝。“在当地只有出殡才这样烧水。”刘晓兰说。
    位于冠县工业园内的源大工贸,2009年由苏银霞创办,主要生产汽车刹车片。因公司资金困难,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苏银霞两次分别向吴学占借款100万元和35万元,约定月利息10%。
    苏银霞提供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4月,她共还款184万元,并将一套140平米价值70万的房子抵债。“还剩最后17万欠款,公司实在还不起了。”于欢的姑姑于秀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于欢的上诉代理人、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表示,10%的月息已超出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36%上限;吴学占从苏银霞手里获取的绝大部分本息,属于严重的非法所得。
    工商资料显示,2012年吴学占成立冠县泰和房地产开发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网上流传的一封举报信显示,吴学占以房地产公司名义高息揽储,招揽社会闲杂人员从事高利贷和讨债业务。
    在山东冠县,不少企业热衷于向吴学占借款。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为了资金周转,部分企业宁愿铤而走险,互相担保向吴学占借高利贷。
    一旦企业无法还清高额本息,将面临暴力催债。“工业园有几家企业还不上钱,被卡车堵门,我也被恐吓过。”园区内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案发后不久,冠县工业园区22家企业联合凑钱,给源大工贸送来十多万捐款,帮助苏银霞打官司。“捐钱是因为同情她的遭遇。”上述企业负责人说。
    2016年4月13日,苏银霞到已抵押的房子里拿东西。据她提供的情况说明,在房间里,吴学占让手下拉屎,并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还钱。
    南方周末记者获取的通话记录显示,当日下午,苏银霞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随后,她将自己的恐惧和绝望,哭着告诉了职工刘晓兰。
    民警过来了解完情况,准备离开时,苏银霞试图跟着警察一起离开,被吴学占拦住。多名源大工贸员工证实,工厂多次被卡车堵门,不让员工进出。
“只有死路一条”
    第二天,2016年4月14日,催债手段升级。
    苏银霞和儿子于欢被限制在公司财务室,由四五人看守,不允许出门。“在他娘俩面前,他们用手机播放黄色录像,把声音开到最大,说的话都没法听。”于秀荣说。
    当晚8点多,催债人员杜志浩驾驶一辆迈腾车进入源大工贸,将苏银霞母子带到公司接待室。接待室内有两张黑色单人沙发和一张双人沙发,苏氏母子分别坐在单人沙发上,职工刘晓兰坐在苏银霞对面。11名催债人员把三人围住。
    刘晓兰说,杜志浩一直用各种难听的脏话辱骂苏银霞,“什么话难听他骂什么,没有钱你去卖,一次一百,我给你八十。学着唤狗的样子喊小孩,让孩子喊他爹。”
    其间,杜志浩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苏银霞的嘴上。刘晓兰看到母子两人瑟瑟发抖,于欢试图反抗,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杜志浩还故意将烟灰弹在苏银霞的胸口。
    让刘晓兰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杜志浩脱下裤子,一只脚踩在沙发上,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刘晓兰看到,被按在旁边的于欢咬牙切齿,几近崩溃。
    接待室的侧面是一面透明玻璃墙,在外面的一名工人看到这一幕,赶紧找于秀荣让她报警。当晚,于秀荣老伴的电话一直拨不出去,他走出去几百米,才打通了110。
    22时13分(监控显示),一辆警车抵达源大工贸,民警下车进入办公楼。
    于秀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名催债人员拦住她,“他问是你报的警不,接着抢走了我的手机,翻通话记录没查到报警记录,就把我的手机摔了,然后把我踹倒在地。”
    判决书显示,多名现场人员证实,民警进入接待室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
    4分钟后,22时17分许(监控显示),部分人员送民警走出办公楼,有人回去。
    看到三名民警要走,于秀荣拉住一名女警,并试图拦住警车。“警察这时候走了,他娘俩只有死路一条。我站在车前说,他娘俩要死了咋办,你们要走就把我轧死。”于秀荣回忆说。
    而警方的说法是,他们询问情况后到院内进一步了解情况。
    这期间,接待室内发生骚动。刘晓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看到警察离开,情绪激动的于欢站起来往外冲,被杜志浩等人拦了下来。混乱中,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刀乱捅,杜志浩、严建军、程学贺、郭彦刚四人被捅伤。
    又过了4分钟,22时21分许(监控显示),于秀荣看到有人从接待室跑出来。她和民警一起返回办公楼。
“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紧接着,第二辆警车赶到源大工贸,警察让于欢交出刀子,并把他带到派出所。于秀荣说,那是一把水果刀,加刀把十几厘米长,平时放在接待室的桌子上用来切水果。
    在办公楼门口,于秀荣迎面看到,杜志浩捂着肚子走出来,“他还说了句,这小子玩真的来。我的迈腾呢?”其他人也陆续走出办公楼,开车离开。
    杜志浩等人受伤后,自己开车去了冠县人民医院。于秀荣的老伴说,事发后他曾去医院打听,杜志浩因琐事还在医院门口跟人发生争执。
    尸检报告显示,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另外有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2016年12月15日,聊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于欢故意伤害一案。庭审中的争议点在于,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以及是否构成正当防卫。
    杜志浩的家属提出,于欢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并索赔830余万元。于欢的辩护律师则提出,于欢有正当防卫情节,系防卫过当,要求从轻处罚。
    法院经审理认为,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构成故意伤害罪;鉴于被害人存在过错,且于欢能如实供述,对其判处无期徒刑。
    为何不认定正当防卫,法院的解释是,虽然当时于欢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侮辱和辱骂,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被告人于欢及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目前,于欢已提出上诉。他的上诉代理人殷清利仍继续主张,在遭遇涉黑团伙令人发指的侮辱、警察出警后人身自由仍然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于欢的被迫还击至少属于防卫过当。他还认为,于欢听从民警要求交出刀具并归案、在讯问中如实供述等行为,应当认定为自首。
“他要坐监狱也就不会死了”
    在冠县工业园内,与源大工贸邻近的一家企业老板说,事发不久,他曾被警方喊去了解情况,“第二天吴学占就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公安局说了啥”。
    警方对吴学占涉黑团伙介入调查。苏银霞则另因一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也被警察带走。
    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张贴在源大工贸门口的布告显示,受聊城市公安局指派,2016年8月3日,东昌府分局将冠县“吴学占黑恶势力团伙”摧毁,首犯吴学占已被抓获,迅速查清了吴学占等人部分违法犯罪事实。公安机关鼓励群众举报,并呼吁在逃人员主动投案。
    聊城警方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源大工贸一案是吴学占涉黑案件的一部分。
    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三名伤者中,严建军、程学贺提出附带民事诉讼。这两个被害人在于欢一审受审时已被“羁押于山东省聊城市看守所”。
    死者杜志浩出生于冠县斜店乡南史村,因在家中排行老三,被人称为“杜三”。
    南史村一名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杜三常年不在家,一直住在县城或东古城镇,给村民留下的唯一印象是,因琐事“揍他舅舅”。
    杜志浩曾因一起交通肇事案被冠县东古城镇人所熟知。2015年9月30日,东古城镇一名14岁女学生被撞身亡,身首异处,肇事司机逃逸。
    这名女学生的母亲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肇事当天杜的父母来给她送过东西。她后来收到了中间人给的28.5万元赔款,但自始至终没见过肇事者一面。“交警说抓不到人。我一个农民能怎么办呢?不然他得坐监狱,他要坐监狱也就不会死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刘晓兰为化名)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浅谈社会抚养费征收难的..
·关于制定扬州市市区房屋..
·新公司法的若干缺陷与补..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
·刑事案件证人证言证据的..
·河南周口检察机关在办理..
·房地产合作开发的性质、..
·原告徐某某诉某某市公安..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